Notice。

a_asia.gif a_hokuou.gif 289.gif 290.gif Swede.gifFinland_20090404094152.gif49624495722dc.gif496244852bdc7.gif   3115926270_851f376d01.jpg3115925558_b98da55696.jpg    110.gif


內有腐物以及腐發言,請慎入。



常保有快樂正面的思想,
常懷有知足滿足的想法。
常想著感謝別人的念頭。
這樣才能讓自己過得更快樂:)
BL慎入。(其實這篇是我的處女作(大笑))



忍足走在東京的街道上,以不急不緩的步調。像是本能似的,走向熟悉的,自己待了5年,開始和結束的地方-冰帝學園。

忍足只是無奈的笑笑,幾分自嘲。為何不知不覺的再度走到這裡。

「櫻花開了啊…,當初也是這個時候…。」凝視著冰帝盛開的櫻花,思緒飛往十年前。



國二的時候,以想要獨立為藉口,獨自搬來東京。其實只是想要脫離家裡帶來的壓力,大概這便是所謂的逃避。

當初要來東京的時候,根本沒有過多的去考慮,住哪裡?如此簡單的問題都被稱為天才的我給忽略而去。然,叔叔剛好在外地工作的關係在東京擁有一所閒餘的房子,而自己也剛好有了最佳的住所。若不是如此,可能自己到東京的第一日便要悲情的尋找旅館或者流落街頭了吧。

第一頓飯,就隨便以買來的路邊攤解決。時間也已經很晚了,隨便洗個澡,準備上床睡覺。在睡前,把入學通知又看了一遍,上頭寫著冰帝學園入學通知八個大字。應該會很有趣吧!忍足這樣想,接著便沉沉的入睡。


在冰帝的第一個禮拜很順利,跟在關西沒什麼不同。短短的一週內,就有很多的女同學在看到忍足的第一眼,就瘋狂的迷上他。就只有7天,完美的人際關係,已經拓展開來。唯一不一樣的大概就是跡部景吾這個人吧!坦白說,忍足一開始對跡部的印象不是說非常好。太過的驕縱,太過的自我為中心,讓忍足對他的感覺就不是說很喜歡。不過無法否認的是,他的確是一個標緻的男生,有著一頭閃耀的金髮,一雙比天空還要藍的眼睛,右眼底下來還有顆更增添他氣息的淚痣。可是除去這些,他的性格的確讓人難以接受。

忍足會認識跡部,是因為班上的某位同學,叫做向日岳人,是一個可愛的小男生。某日他突然跑來問自己要不要進入網球部,想了想也沒什麼不好,就答應了。沒想到從此以後和跡部有了不解之緣。


在某一天的晚上,忍足很晚了還留在學校處理班級事務。在要經過學生會的時候,門後突然走出讓忍足驚訝的一個人,是跡部。他瞥了忍足一眼,轉身就走。

「你怎麼還沒回去?」忍足不解的問著跡部。

「這不關你的事吧。」說完跡部就沒有停留的走出忍足的視線。

看著跡部越來越走遠的身子,忍足沒注意到他絲毫不介意跡部無理的態度,但是卻發現這位看起來很華麗很驕傲的大少爺,原來有著寂寞的令人心疼的背影。讓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陪伴他、守護他,不想再看到他如此落寞的身影。察覺到自己心中升起的異樣情愫,從那時開始,忍足就有意無意的接近他。


「你是變態啊!幹麻一直跟著本大爺?」跡部忽然轉過頭,沒好氣的說。

咳,我說啊!雖然我看起來有點色情,一副不太正經的樣子,但也不必那麼直接吧!我滿頭的黑線。

「當小景的護花使者啊~難道小景覺得多一個人在身邊不好嗎?」忍足露出委屈的表情。

「別用那種蠢表情對著本大爺!還有你剛剛該死的叫本大爺什麼?你又什麼時候變成本大爺的護花使者了?啊嗯?」跡部面露兇光看著忍足。

「小景。今天早上。」忍足誠實的回答。

「你!不准在這樣叫本大爺,還有,不要再跟著本大爺!!」跡部指著忍足怒吼。

「小景害羞了嗎?真可愛!」

「本大爺說…不准叫本大爺小景!不准說本大爺可愛!!不准再跟著本大爺!!!」跡部說完就扭過頭快步往前走。

「哎呀,景吾真是太可愛了~」聞言,跡部又要轉過頭破口大罵的時候,忍足一個劍步走過去抱住跡部,用吻堵住他接下來的話語。

忍足用唇輕輕的貼在跡部那誘惑人的雙唇上,慢慢的加深,直到發現跡部無法呼吸,才依依不捨的結束這個令人害羞與羨慕的吻,讓跡部半躺在自己的懷抱裡。

過了好一些時間,跡部憤怒的抬起頭,用他那美麗的雙眸瞪視忍足。

「小景,你再這樣看我,我會又忍不住喔!」忍足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「忍足侑士你……」忍足用手輕點跡部的唇,示意他讓自己把話說完。

「吶,景吾,我喜歡你。」忍足臉上顯現出認真並且深情的神情,跡部看著這樣的忍足,心突然快速了起來。

「忍足侑士,你開玩笑吧?」跡部回神,忽視自己愈加快速的心跳,不相信的瞪視忍足。

「在認真不過,景吾。」

「哼!你昨天左抱一個國一的學妹,今天右抱一個高等部的學姊。你認為本大爺會信你這套?」不屑的語氣,以及充滿鄙夷的眼神。

「小景吃醋了?」忍足馬上被跡部肘擊。

「痛…小景…。」,忍足微笑著繼續說,「景吾啊…,我雖然風流,但是絕對不花心。這是我第一次喜歡人,而這個人不是別人,就是你啊,小景。」忍足把跡部抱的更緊了些。跡部整個人靠在忍足的懷裡。忍足特有的味道,環繞著跡部。這種感覺,還不賴…。跡部這樣想著,便主動的伸出手環繞忍足的腰。忍足感覺到跡部的動作,便幸福的笑了。「景吾…,我不會再讓你孤單一個人了。」忍足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著。跡部感受到忍足的心,手環繞的更緊了。


有一次忍足對跡部說起最初對他的感覺,跡部微怒的說,「原來本大爺給你的第一印象這麼糟啊!啊嗯?原來本大爺的優點只有臉啊!啊嗯?」大有一種回答:是的沒錯,大爺您就是只有臉蛋可以看!跡部就會把人丟進東京灣餵魚的感覺。

忍足輕笑把跡部拉入懷中,額頭抵著額頭。「但是啊…,這些現在都成了我喜歡小景的原因之一唷!」

「這還差不多!」跡部揚起美麗的笑容,忍足則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唇。


我們像普通的情侶一樣,過得很幸福很快樂。我們一起上學,一起放學,一起參加社團活動,一起處理學生會的文件,一起用午餐,有時候一起過夜,偶爾在週末的時候出去約個會。相信會一直這樣下去,一輩子,永遠,至少忍足在之前是這麼相信著。


「本大爺要去英國了,不用來送。」跡部在電話的另一頭對著忍足說著。

「我知道了…。景吾,保重。」

「嗯,再見。」

「再見…。」忍足流下了自出生以來的第一滴眼淚…。


聽到電話掛斷的聲音,自己清楚的知道,從此和跡部分隔兩地。


那年,他們15歲。


忍足可能潛意識的知道,跡部會離開日本和自己分離,或許是下意識的抗拒,一直都不肯承認總有一天會面臨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的命運。跡部的未來是要去英國留學,而不是待在日本被束縛著。人總是要往前走,分岔路永遠不同。

高中畢業,忍足才回去關西。離開生活了5年,和跡部有美好回憶的東京。遺留下來的,只有同樣盛開的櫻花。

說了再見,卻從那次以後,再也沒有見面,也沒有了聯繫。


那年,他18歲。



「景吾…,你現在過的好嗎?我,很好…。」忍足仰望著天空,輕輕的說著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感謝閻王 媽(靈兒) XING的協助噢ˇ
我決定我還是不要修改太多我的處女作來著,
所以貼上來了~
其實這篇著重在忍足的心境上,至於進展太快就不要太計較了~(大笑)
感謝各位觀看ˇ
創作者介紹

【 心行くまで愛している。  】

shishido9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yhes916120
  • 的確,
    進展飆超快,
    我要開你發單。
  • shishido929
  • 我就說不要太計較了嘛XDD!
    不然這篇文章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產出來…
  • yhes916120
  • 我怎麼知道,
    對了,
    紅單錢是3000。
  • shishido929
  • 啥啊!?
    我管你的咧…
    3000元要讓我敗家用的ˇ
  • Michiyo Ochi
  • 謝謝!
    我看你的BL(忍跡)文章--直感(笑)
    文章是良好。
    #現在、我住東京(文章地方!)。。
  • shishido929
  • 呵呵ˇ
    感謝你的讚美噢ˇ
    是說,直感到底是什麼意思?

    Ps真好啊~我也想去日本東京或是北海道的說ˇ
  • Michiyo Ochi
  • I can understand the half of your 文章.By the way, I found 打消方法 for the e-mail problem. I sent 打消方法ww
  • shishido929
  • 真是辛苦你了…(汗)
    沒辦法,我英文爛…!
    我收到那封信了,也寄回去給你囉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